倪可敏邹宇晖重炒榴莲芭课题,网民揭发: 害死猫山王的凶手是火箭YB!

民主行动党劳勿国席候选人邹宇晖日前重炒榴莲芭问题,他斥责,马华前总会长廖中莱近期宣布重回文冬竞选国会议员,民间也盛传马华总秘书张盛闻从芙蓉转战到劳勿,但他们是否真的了解,劳勿人民和农民真正面对的困境是什么? 他认为,行动党全国副主席倪可敏指廖中莱“等猫山王被砍完后才出来”的言论绝对正确。 然而早前有网民却揭发,原来当初真正“铲除”榴莲芭的人,正是行动党的时任劳勿区国会议员东姑朱比里! 网民指出,2020年7月23日,东姑朱比里曾在国会提出有关非法种植榴莲问题,并建议政府管理那些非法榴莲芭。然而,如今行动党的领袖却在捍卫榴莲芭的园主,令人质疑行动党的立场到底是什么? 本次大选,原任劳勿国会议员东姑朱比里已转战攻打立卑国席。

柔佛州选惨输马华新人,火箭派谢奥玛挑战魏家祥!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日前宣布柔佛3个国会议席候选人,其中前巴罗州议员谢奥玛上阵亚依淡。 谢奥玛上阵亚依淡国席,也意味着他将对垒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第14届大选中,行动党柔州主席刘镇东前往亚依淡,与魏家祥展开“王王对决”,最终败给魏家祥。 至于谢奥玛曾于今年3月柔佛州选寻求守土巴罗州席,却败给马华新人李廷汉。 李廷汉以3176张多数票打败谢奥玛,横扫园坵和甘榜选票,同时也在华裔选民占50%的占美投票中心取得多数票。 过后李廷汉受委为柔佛州行政议员,掌管柔佛投资、商贸及消费人事务。

火箭女沙滩野X犯法,跟男部长做了这件事!

行动党文冬国会议席候选人雪芙拉被爆黑历史?! 网民曾指责,雪芙拉与数人曾在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 期间,结伴到雪邦海边野餐,从她上载的照片中可以发现,她不但跨县和野餐,更没有佩戴口罩,遭网民抨击她违反有条件行动管制令,结果做出道歉。 雪芙拉在推特发文表示,如果她的行为违反冠病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她愿接受当局调查。 她也澄清,她虽然是彭亨州议员,但其实是住在雪州,没有利用州议员的特权在雪州移动。 根据雪芙拉上载到Instagram的照片,她结伴在海边野餐,5人均未戴口罩,打卡地点是雪邦黄金海岸阿瓦尼度假酒店(Avani Sepang Goldcoast Resort)。 雪芙拉过后删除了照片,但已有网民截图并抨击她违反有条件行管令。 雪芙拉曾于8月22日,回应原产业部长凯鲁丁违反隔离令而道歉一事,要求凯鲁丁辞职,如今她自己也步上凯鲁丁后尘,这对她是格外的讽刺。

宪法专家打脸陆兆福,“首相有权提解散国会”

针对反对党领袖指只有38名国会议员的巫统不能强迫解散国会一事,宪法专家拿督姗哈拉尤教授指出,首相有权向国家元首提出解散国会的劝告,且不一定要获得内阁的同意。 她说,若首相在向陛下提出劝告前能事先获得内阁同意,则会对他更为有利。 另外,针对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早前抨击巫统最高理事会于上周五(30日)决定在今年举行全国大选的举动,实则不尊重宪法一事,姗哈拉尤也表示不认同。 “我不明白为何有人这么说,我不认为这是违宪的,因为从法律上讲,首相有特权向元首建议解散国会,若陛下同意了解散国会后,我国就必须在60天内举行大选。” 她进一步解释,首相没有权力宣布解散国会,除非得到陛下的御准。 她也表示,陛下可以同意或拒绝根据首相的劝告做出决定。 “当首相提出劝告后,国家元首拥有同意或拒绝的自由裁量权。” 她补充,无论国人有任何政治立场或政党倾向,都不应错误诠释宪法精神,她也希望各造能共同维护宪法至高无上的地位。

LCS战舰延迟竣工有人害的?!这两个项目连影子都没有?!

濒海战舰(LCS)承包商莫实得海军造船厂(BNS)执行长阿兹哈日前率领媒体实地视察霹雳红土坎的造船厂,记者登上第一艘濒海战舰。据知,截至今年4月,该战舰完成60%。 第二艘战舰已完成48%,第三、第四、第五艘战舰的进程则分别为43%、36%、22%。第六艘战舰尚未动工。 前首相纳吉质问,既然行动党要求调查LCS课题,为何该党又不要求针对槟城米桶山高架公路延迟竣工一事展开调查。 他指出,米桶山高架公路是在2014年由时任首长林冠英宣布,原定在2017年竣工,不料工程却拖延至2025年才竣工,且今年年头只是开放部分道路。 “行动党拖延了7年才开始进行这个工程,2013年签署工程合约,到了2019年才签署承包合约,签署了这些合约都还没完成半寸的马路。  “该党却不要求公账会调查他们延迟了5至9年的工程,真是非常奇怪。” 他也揶揄,希盟执政的槟州政府,斥资63亿令吉建造海底隧道,但至今任何工程都“看不到”且“摸不到”。  “LCS项目不像槟州海底隧道,虽然早在2013年签署合约,州政府也斥资63亿令吉,但今天的进度依然为0%。今天槟州海底隧道连一寸地或隧道挖掘都看不到或触摸不到。” 纳吉说,他在任相期间该批军舰的完成进度确实已经研究,原定达到70.58%的工程进度只有50.15%,但不是像希盟那样在2018至2019年之间停止或暂停工程。  “就因为希盟暂停濒海战斗舰工程,直到今年5月才由新政府恢复,延迟问题才会变得相当严重,结果他们还问船在哪里?

倪可敏力挺上马路!“不能因为一宗蚊型脚车车祸就打翻一船人”

行动党国会领袖倪可敏说,交通部宣布全面禁止微型交通是一种“斩脚趾避沙虫”本末倒置的做法。 他说,这种做法基本上跟全球的趋势是背道而驰,欧盟、日本等,甚至已经规定到了2030年所有 汽油和柴油的汽车,禁止上路,反而规定只有电动车才可以上路。  “交通部不能因为新山一宗蚊型脚车车祸,就一竹杆打翻一船人,无论是在整个经济或人民方便方 面,这都是必须改的政策。” 他指出,行动党将于来临周六在金宝新街场广场,举办万人签名运动,反对交通部的这种政策。

“他”是华社“搞屎棍”?!网民:说好的新年,一人一张永久地契咧?!

霹雳州务大臣指清空令仍是有效,怡保南天洞保管委员会主席陈桂鸿说,他们日前以为这件事暂时解决了,但第二天看到新闻行动党的倪可敏和团队要见大臣,他就担心事情会被政治化,结果担心的事发生了。 他说,他们会见土地局局长时,对方直接进入正题,表明无意关闭和清空,也同意撤销(batalkan)清空令,同时宣布同意成立临时委员会,专门处理把庙宇土地转换成宗教保留地,大家都感到很开心,马上拍手。 “但为何要把这件事政治化和复杂化呢?希望各政党不要有敌对心态,不管谁做都是为了华社,不要为了功劳把事情复杂化。” 早前,倪可敏曾宣称,经过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与希盟9人委员会的极力争取,全国独中合共获得1500万令吉拨款。 然而最后董总主席陈大锦证实,是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的协助下,财政部才答应发放总值1500万令吉的拨款,给予全国63所独中。 网民表示,倪可敏曾答应若希盟执政,将会在农历新年发给华人新村每人一张永久地契,然而至今希盟倒台后都仍未兑现。

《火箭报》P走红屋十字架,网民: 容得下青蛙, 却容不下十字架?!

行动党喉舌《火箭报》宣传海报里的红屋教堂没有十字架引来炮轰,直指行动党为了争取马来选票,不惜自我矮化。 马华总秘书张盛闻在面子书炮轰行动党虚伪,只会“顾及马来人的感受”。 张盛闻写道,“为了选票,火箭希盟可以将马六甲古城著名的地标,红屋教堂的十字架给消失了。这反映了自我矮化的心态,怕十字架影响了马来人穆斯林的票源。” 民政党槟州主席胡栋强严厉谴责行动党为了捞取选民支持,竟然可以忽略古城人民的感受,在文宣中的图移除马六甲州著名地标之一的红屋教堂十字架来达到他们狭隘的政治议程。 《火箭报》澄清,《火箭报》在iStock付费购买这张马六甲荷兰红屋基督堂照片时,没有察觉付费原图中基督堂的名字与十字架早已被移除,实在是无心之过。 胡栋强说,红屋教堂的白色十字架就不见了,这一眼看去,就可看出火箭为了搏取其他族群的支持,不惜去矮化本身族群,马六甲选民必须看清他们的政治野心,不要再一次跌入火箭设下的政治陷井。 他说,从设计一张宣传海报构图至完成,当中需要一些时间谨慎审查,确保内容一切无误后才可推出,这也表示行动党是有很多的时间去作出核查,怎么可以在引起人民的投诉之后,才来说这是”无心之过"?这种理由明显很荒唐,在引起人们不满之后,难道随意一句话就可以清除自己犯下的过错,甚至当做没有发生过? 网民留言: -根本不是理由,如果可以买到有十架的图,为何你去买没有的?这是有心,还是无心? -🚀认为华人票骗到了赢定了,所以又要变回不是华人,照顾马来人感受了。。。。 -连去一个现场拍照都懒得去…还谈什么下乡服务人民? -火箭。。。现在已经是變質了而且還是很嚴重那種 。。。投他等於是投票荷蘭。。。。 已經沒有尊嚴了 -远离火箭,不会受骗。承认统考 取消大道收费 永久地契 关lynas厂全都是骗话,不会再被骗了 -火箭可以接受青蛙, 但却害怕十字架。

买万字是不健康文化,伊党:要学习林吉祥禁赌

来自伊斯兰党的吉打州卫生及地方政府事务委员会主席拿督莫哈末哈耶迪指出,州政府已决定不会再发出博彩业新执照及不再更新现有的赌博中心商业执照;也会限制卖酒地区,尤其是没有需求的地区,如马来人密集的乡区杂货店,禁止售酒。 他表示,赌博是不健康文化,连行动党元老林吉祥也说他不曾买万字,值得大家作为学习榜样。 行动党哥打达鲁阿曼州议员郑瑞隆也提出,警方从2010至2021年,在州内各县共展开了1万5368次检举行动,这意味网络赌博活动很多,州政府需要正视非法赌博活动问题。

轰政府开彩太多 刘镇东:应减少人民买字机会!

刘镇东建议,博彩公司每年的特别开彩次数,从一年22次减少至一年8次或更少,以减少人民“买字”的机会,同时他促请政府,应透过其他管道来增加税收。 他指出,若有一天博彩公司可以取消特别开彩会更好,而普通开彩次数则可以维持在一年156天。 他说,2018年的特别开彩次数为22次,不过随著2019年希盟执政后,将特别开彩次数减至11次;而2020年的特别开彩次数为8次,但在2021年却又重返一年22次。 “我在此促请政府,重返2020年的特别开彩次数,将它降至一年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