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首相肯定是沙比里,因为他和最高元首有这层关系?!

前副部长周美芬认为,即使国阵胜选,首相一职也不可能由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出任。 她说,虽然现在希盟与国盟屡屡提出“投国阵就是投扎希当首相”的论点,但根据当前三足鼎立的局势,国阵在选后可能将与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而其馀政党不会允许由阿末扎希来担任首相。 “他们也不会说,我和你组政府,然后让一个有官司缠身的人来做首相。” 周美芬也指出,我国王权在政治乱局里会扮演制衡的角色,国家元首不太可能允许由一个官司缠身的人选担任首相。 “依斯迈沙比里来自彭亨,现在的最高元首同样来自彭亨,处于地缘因素,我认为沙比里继续担任首相,这个课题应该是完全没有悬念的。” 因此她认为,若国阵执政并由沙比里继续担任首相,政府依然会选择尊重司法所做出的判定。 周美芬也认为,人民不是没有给过希盟机会,但希盟内部分裂导致政权瓦解。 “人民给了他5年,结果他内部分裂,把自己的政权倒了,所以接下来5年,还要再倒一次吗?稳定前进才是马来西亚目前面对经济等各方面打击之下最好的一个选择。”

不能怪华社不支持国阵,巫统小鲜肉:巫统领袖须自我检讨!

巫统宣传主任沙里尔韩丹认为,巫统领袖必须自我检讨,不能一味怪罪华社不支持国阵。 他说,如果领袖总是发表冒犯华社的言论,导致华社回避巫统,这也不足为奇。 沙里尔也是巫青团副团长。他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针对许多华裔选民反国阵的原因,是因为讨厌巫统,更甚于不喜欢马华的说法,这么分析。 他说,非马来选民包括华裔在内的支持,对国阵和巫统的未来至关重要。 “无论什么原因,我们都不能怪罪或埋怨非马来选民不支持国阵。相反地,我们应该自我检讨如何能变得更具吸引力。” 他指出,必须承认的是,有些巫统领袖有必要改善言辞,因为领袖所说的每一句话,理应反映马来西亚精神。  “国阵在过去曾获得不少华裔选民的支持,既然以前可以,为何未来不能呢?这是我想要实现的目标。” 沙里尔忆述自己在巫统大会上,不避讳地向在座的保守和草根巫统党员传达中庸的理念,对他来说,中庸的治国理念才能确保国家走得更远。 “我们必须赢得非马来人的选票,也需要赢得城市马来人的支持。因此我期望看到更中庸的巫统领袖。如果真的要标签我,我想被标签为中庸和进步的巫统领袖。”

【首相候选人 黑历史比一比】“海龟首相”大马一家赎罪?XXX已是最好成就

国阵首相候选人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被揭发,在担任乡区发展部长时在沙巴出席活动时食用海龟蛋,却遭他严正否认,并放话要向上载照片者采取法律行动。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依斯迈曾在2015年“刘蝶广场事件”后,宣布开设专属巫裔商家的‘刘蝶广场2’,并命名为玛拉数码广场,但一年后计划失败收场。 然而,依斯迈在上任首相后提出“大马一家”(Keluarga Malaysia)的概念,呼吁所有朝野国会议员一起努力恢复国家,也呼吁不同族群团结起来,在COVID-19疫情冲击下重新复苏。 他接任首相不到一个月,就和反对党希盟《政治转型与稳定谅解备忘录》。根据备忘录,希盟承诺不阻拦政府通过预算案等重大法案;这是大马独立以来,政府首次与反对党达致合作协议。签署协议后,自2020年2月底“喜来登事件”后就持续动荡的政局趋于平稳。 此外,媒体认为,依斯迈沙比里在任相一年里最好的成就,是在国会通过反跳槽法案。此外,依斯迈政府也在2023年财政预算案把8600万令吉华小拨款,增加10%至9500万令吉。 然而,依斯迈的“大马一家”是否把“感觉良好”的口号,成功转化为选票,就得拭目以待。

与苏禄公主合照阴毛论疯传!希盟“勾结”外贼卖国,大马惨赔600亿?

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与苏禄苏丹的女儿Jacel H.Kiram Hasan合照图片,日前在社交媒体疯传,面临朝野政党国会议员要求努鲁作出解释。 自称是苏禄苏丹的查玛鲁基兰三世,他也宣传2013年2月入侵沙巴的武装分子,为效忠他的苏禄军,并且接受他的奉命,入侵沙巴收复苏禄故地。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日前报道,苏禄苏丹后裔的代表律师透露,卢森堡法警代表其当事人,扣押国油于当地注册的两家子公司。 沙巴原属于苏禄苏丹领地,1878年割让给Dent & Overbeck公司,每年支付1000美元割让金。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马来西亚政府也继续支付苏禄苏丹后裔每年5300令吉。 2013年拿笃事件爆发后,马来西亚政府停止支付款项。已故行动党前主席卡巴星、前首相敦马哈迪及行动党议员陈泓缣,当初也支持国阵政府停止付款。 苏禄王室后裔于2019年7月入禀西班牙法庭,指控马来西亚政府未履行义务,违反1878年协议,因而要求仲裁。希盟政府的总检察署当时写了一封信给苏禄苏丹后裔,表示马来西亚对停止年度付款感到遗憾,还提供4万8000令吉解决此案件。 今年2月28日,西班牙仲裁员裁决,马来西亚必须赔偿苏禄苏丹的后裔巨额的129亿2000万美元,折合约625亿9000万令吉。 总检察署致给苏禄后裔代表律师的信函,被视为是认错并承认他们的索赔是有效的,这封信已被用作国际仲裁庭的主要证据之一。 大马政府拒绝承认,同时准备挑战这项裁决。

安华:GST是最透明税制,“我在国阵时就想落实!”

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认为,消费税(GST)是最透明的税制,他在出任财政部长时,曾研究加拿大与纽西兰的GST税制,惟他当时推迟落实。 “我承认,GST税制是最透明的税制。” 财政部前部长敦达因在2015年曾表明,在前首相敦马哈迪任期,确实想要落实消费税。 敦达因是在1984年至1991年担任财政部长,他坦言,在任职期间确实要落实消费税,然而,当时的政府还未准备好,之后安华也想要落实消费税。

喜来登2.0?传老马希山推翻国阵,指定鸡哥扎希吃咖哩饭

据大马媒体报导,网上流传一份疑似伊斯兰党内部的情报文件外泄,多名国盟高层领袖密谋备战大选,通过政治操盘,包括动用司法机关加速让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和前首相纳吉入狱。 据悉,疑似国盟的几份会议记录,揭露伊党副主席阿末山苏里与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联同数名盟友,包括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阿兹敏阿里、总秘书韩沙再努丁、祖国斗士党党魁马哈迪,以及国阵总财政希山慕丁在3月24日、27日及4月4日与7日商议的内容。 针对此事,阿末山苏里驳斥谣言,否认该党最高领导层与其他政党联手密谋推翻国阵。 针对上述传言,阿末山苏里坦言,上述人士的确曾会面,但没有讨论网传所提及的指控。

芙蓉巫青断交马华中插,国阵警告:不可擅自决定!

随着芙蓉巫青团单方面宣布与马华森州联委会与马华芙蓉区部断交,国阵青年团警告巫青团不可擅自做决定,并指只有国阵最高理事会的领袖有这方面的决策权。 国阵青年团秘书法兹米指出,这只是芙蓉巫青团长祖阿马里的“个人意见”,没有反映巫统本身的立场。 这位巫青团执委说,作为臂膀的青年团,应该探讨在各层面加强与国阵成员党之间的合作。 “只有国阵最高理事会的领袖,可以决定所有与其他党的决定和立场。” “希望国阵继续加强彼此之间的合作和团结,确保我们可以并肩的在全国第15届大选胜出。” 早前,《阳光日报》报道,芙蓉巫青团区团团长祖阿马里发文告指,由于马华不断向中文媒体发出挑衅新闻,因此芙蓉巫青团决定不再与马华森州联委会与马华芙蓉区部合作,以及不会联手举办任何的活动和计划。 他也说,巫统将在下届全国大选,从马华手中重夺芙蓉国会议席。

沙巴人民怨气重:民兴党害经济跌,人民没有钱!

沙巴亚庇的一名鱼贩礼端(30岁)回想国阵执政沙巴期间的美好日子,当时他可以在下午5时30分之前售光当天捕获的海产。 “现在,我还得等到晚上8时,若没有人来光顾,我就得把剩余的海产带回家冷藏等待隔天再售卖。” 礼端除了在早市摆摊外,也会带着一篮的铁皮鱼(Cencaru)到亚庇旧街场的蔬菜市集前兜售。 “这类鱼一度曾经售价每公斤12令吉,现在才每公斤8令吉,虽然已低价至此,我仍得无客问津的窘境,曾经试过在路旁从中午等到下午4时才有一两名客人。” 他说,在民兴党+执政前,沙巴处处是发展的产业及设施。 “国阵执政期间很好,很多计划,本地人也有很多就业机会及钱来花费。” “他们会在下午5时开始前来向我们买些东西。”礼端所指的是眼前摆满的蔬菜与水果。 “现在,我的顾客说没有钱,他们没有办法购买更多。” 礼端对需求与销售量疲软的投诉也得到亚庇其他业者的附和,同时也反映在官方数据中。 根据沙巴统计局在2018年及2019年对全国15州及区域的计算,沙巴的成长率是全国最低。 沙巴在过去两年出现放缓的商业活动,对在9月26日重新寻求人民委托的民兴党+而言,已经构成了严重的影响。 沙巴放缓的成长是沙巴国阵竞选的焦点,以说服选民国阵执政胜于民兴党+。 领导沙巴国盟的哈芝芝说:“在民兴党政府领导下,沙巴经济陷入最糟糕的情况,我们曾经有每年8%的经济成长,但是在民兴党领导下,一切归零。” 哈芝芝在一场集会上呼吁党员向全沙巴人传达他的讯息,国盟将会在寻求联邦政府的协助下重振沙巴经济。 国盟是由沙巴国阵及沙巴团结党皆蒙蒙,他们是民兴党最大的竞争对手。 2019年,全国经济成长为4.7%,沙巴仅取得0.5% 的经济成长,而砂拉越则取得2.5%、柔佛则有 2.7%。 根据沙巴统计局,沙巴是因为采矿业及采石业(-6%)及农业与种植领取 (-0.8%)的负成长率而影响了全年的成长率。 至于2018年,沙巴(1.5%)及砂拉越(2.2%)是全国经济成长率最低的州属,登嘉楼则以 2.5%排名第三低。 在国阵执政期间的2017年,沙巴以8.2%的成长率笑傲所有州属, 2016的经济成长率为4.7%、2015年为 6.1% 以及2014年为5% 。

马华美女医生迷倒敌营,获封“大马曾宝仪”

尽管沙巴州选里卡士区州议席出现七角混战,但候选人们齐齐展现君子风范,同意不做人身攻击,拒绝网络霸凌,要来一场君子之争。 里卡士区州议席候选人包括:1号独立人士联盟的谢秋菊,选择以“树”作为标志;2号是沙统洪丹尼,3号自由民主党沈飞,4号沙巴团结人民党张智威,5号行动党陈历发,6号国阵(马华)郑启莹,7号爱沙党卢晓炜。 寻求连任的陈历发指出,他也同意不互相攻击,尤其是政坛前辈应该受到尊重。 其中年纪最小的美女牙医郑启莹(32岁),她说:“跟大家互相介绍之后,心情顿时轻松了,我会以谦卑的态度接受各方的建议,尽全力做好。” 郑启莹日前因甜美的外形被网民封为“大马曾宝仪”,让许多网友留言:“沙巴马华的医生美女,虽然是敌营的人不过,真的很美一下,是大马小曾宝仪😍😍加油吧!”、“别紧张,第一次通常都是当炮灰的。”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则表示,郑启莹待人诚恳平易近人,她的良好教育背景和精通三语优势必定能够让她成为优秀的代议士,为各族人民发声。

倪可敏为老马吊国阵,赛沙迪顶不顺老马创新党

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到仕林为马哈迪新党派斗士党候选人阿米尔站台。他在发表演说时,抨击国阵视仕林已是囊中物的态度傲慢,“我们看不到国阵打什么课题,基本上没有,就是大家吃喝玩乐然后花钱买选票。” 倪可敏嘲讽国阵政治已经过时,“这个天秤已经过期很久,可以收在国家博物院了。” 倪可敏盼马来西亚的改变从仕林补选开始,“若是赢下仕林补选,这将是马来西亚新一波的政治海啸。 但另一边,身为敦马中坚支持者的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证实不会加入敦马创立的祖国斗士党,而本身会创立一个以多元种族青年为主的政党。 “青年不再是一个可以被忽视的群体,今天的政治局面不能再被同样的一群人─同样的一群老人来操弄 。” 也是土团党前青年团长的赛沙迪被视为是马哈迪的中坚支持者,但马哈迪在创立祖国斗士党时,并不见赛沙迪出现在创党阵容里,因此引起坊间臆测。 马哈迪过后被询及赛沙迪是否加入其新政党时,只是轻描淡写回应:“由他自己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