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首相肯定是沙比里,因为他和最高元首有这层关系?!

前副部长周美芬认为,即使国阵胜选,首相一职也不可能由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出任。 她说,虽然现在希盟与国盟屡屡提出“投国阵就是投扎希当首相”的论点,但根据当前三足鼎立的局势,国阵在选后可能将与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而其馀政党不会允许由阿末扎希来担任首相。 “他们也不会说,我和你组政府,然后让一个有官司缠身的人来做首相。” 周美芬也指出,我国王权在政治乱局里会扮演制衡的角色,国家元首不太可能允许由一个官司缠身的人选担任首相。 “依斯迈沙比里来自彭亨,现在的最高元首同样来自彭亨,处于地缘因素,我认为沙比里继续担任首相,这个课题应该是完全没有悬念的。” 因此她认为,若国阵执政并由沙比里继续担任首相,政府依然会选择尊重司法所做出的判定。 周美芬也认为,人民不是没有给过希盟机会,但希盟内部分裂导致政权瓦解。 “人民给了他5年,结果他内部分裂,把自己的政权倒了,所以接下来5年,还要再倒一次吗?稳定前进才是马来西亚目前面对经济等各方面打击之下最好的一个选择。”

不能怪华社不支持国阵,巫统小鲜肉:巫统领袖须自我检讨!

巫统宣传主任沙里尔韩丹认为,巫统领袖必须自我检讨,不能一味怪罪华社不支持国阵。 他说,如果领袖总是发表冒犯华社的言论,导致华社回避巫统,这也不足为奇。 沙里尔也是巫青团副团长。他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针对许多华裔选民反国阵的原因,是因为讨厌巫统,更甚于不喜欢马华的说法,这么分析。 他说,非马来选民包括华裔在内的支持,对国阵和巫统的未来至关重要。 “无论什么原因,我们都不能怪罪或埋怨非马来选民不支持国阵。相反地,我们应该自我检讨如何能变得更具吸引力。” 他指出,必须承认的是,有些巫统领袖有必要改善言辞,因为领袖所说的每一句话,理应反映马来西亚精神。  “国阵在过去曾获得不少华裔选民的支持,既然以前可以,为何未来不能呢?这是我想要实现的目标。” 沙里尔忆述自己在巫统大会上,不避讳地向在座的保守和草根巫统党员传达中庸的理念,对他来说,中庸的治国理念才能确保国家走得更远。 “我们必须赢得非马来人的选票,也需要赢得城市马来人的支持。因此我期望看到更中庸的巫统领袖。如果真的要标签我,我想被标签为中庸和进步的巫统领袖。”

倪可敏邹宇晖重炒榴莲芭课题,网民揭发: 害死猫山王的凶手是火箭YB!

民主行动党劳勿国席候选人邹宇晖日前重炒榴莲芭问题,他斥责,马华前总会长廖中莱近期宣布重回文冬竞选国会议员,民间也盛传马华总秘书张盛闻从芙蓉转战到劳勿,但他们是否真的了解,劳勿人民和农民真正面对的困境是什么? 他认为,行动党全国副主席倪可敏指廖中莱“等猫山王被砍完后才出来”的言论绝对正确。 然而早前有网民却揭发,原来当初真正“铲除”榴莲芭的人,正是行动党的时任劳勿区国会议员东姑朱比里! 网民指出,2020年7月23日,东姑朱比里曾在国会提出有关非法种植榴莲问题,并建议政府管理那些非法榴莲芭。然而,如今行动党的领袖却在捍卫榴莲芭的园主,令人质疑行动党的立场到底是什么? 本次大选,原任劳勿国会议员东姑朱比里已转战攻打立卑国席。

柔佛州选惨输马华新人,火箭派谢奥玛挑战魏家祥!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日前宣布柔佛3个国会议席候选人,其中前巴罗州议员谢奥玛上阵亚依淡。 谢奥玛上阵亚依淡国席,也意味着他将对垒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第14届大选中,行动党柔州主席刘镇东前往亚依淡,与魏家祥展开“王王对决”,最终败给魏家祥。 至于谢奥玛曾于今年3月柔佛州选寻求守土巴罗州席,却败给马华新人李廷汉。 李廷汉以3176张多数票打败谢奥玛,横扫园坵和甘榜选票,同时也在华裔选民占50%的占美投票中心取得多数票。 过后李廷汉受委为柔佛州行政议员,掌管柔佛投资、商贸及消费人事务。

暴雨受困椰壳洞3小时,大马政府勇救周秀娜

由张家辉、谭俊彦、陈伟霆、周秀娜等人主演的香港电影《爆裂点》正在大马进行拍摄。 据报道,周秀娜和谭俊彦以及摄制团队共30人,于26日于霹雳州椰壳洞(Gua Tempurung)拍摄,到了下午3点左右,下起暴雨导致水口位高涨,一度升到1.5公尺,最终导致演员和摄制团队受困。 看守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得悉事件后,促请当局时刻汇报拯救行动的最新进展。 有关当局紧急派出消防员到场营救,期间消防员还动用绳索把受困者逐一拉出来,到下午6点10分左右成功救出所有人、无人受伤。

火箭女沙滩野X犯法,跟男部长做了这件事!

行动党文冬国会议席候选人雪芙拉被爆黑历史?! 网民曾指责,雪芙拉与数人曾在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 期间,结伴到雪邦海边野餐,从她上载的照片中可以发现,她不但跨县和野餐,更没有佩戴口罩,遭网民抨击她违反有条件行动管制令,结果做出道歉。 雪芙拉在推特发文表示,如果她的行为违反冠病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她愿接受当局调查。 她也澄清,她虽然是彭亨州议员,但其实是住在雪州,没有利用州议员的特权在雪州移动。 根据雪芙拉上载到Instagram的照片,她结伴在海边野餐,5人均未戴口罩,打卡地点是雪邦黄金海岸阿瓦尼度假酒店(Avani Sepang Goldcoast Resort)。 雪芙拉过后删除了照片,但已有网民截图并抨击她违反有条件行管令。 雪芙拉曾于8月22日,回应原产业部长凯鲁丁违反隔离令而道歉一事,要求凯鲁丁辞职,如今她自己也步上凯鲁丁后尘,这对她是格外的讽刺。

【首相候选人 黑历史比一比】“海龟首相”大马一家赎罪?XXX已是最好成就

国阵首相候选人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被揭发,在担任乡区发展部长时在沙巴出席活动时食用海龟蛋,却遭他严正否认,并放话要向上载照片者采取法律行动。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依斯迈曾在2015年“刘蝶广场事件”后,宣布开设专属巫裔商家的‘刘蝶广场2’,并命名为玛拉数码广场,但一年后计划失败收场。 然而,依斯迈在上任首相后提出“大马一家”(Keluarga Malaysia)的概念,呼吁所有朝野国会议员一起努力恢复国家,也呼吁不同族群团结起来,在COVID-19疫情冲击下重新复苏。 他接任首相不到一个月,就和反对党希盟《政治转型与稳定谅解备忘录》。根据备忘录,希盟承诺不阻拦政府通过预算案等重大法案;这是大马独立以来,政府首次与反对党达致合作协议。签署协议后,自2020年2月底“喜来登事件”后就持续动荡的政局趋于平稳。 此外,媒体认为,依斯迈沙比里在任相一年里最好的成就,是在国会通过反跳槽法案。此外,依斯迈政府也在2023年财政预算案把8600万令吉华小拨款,增加10%至9500万令吉。 然而,依斯迈的“大马一家”是否把“感觉良好”的口号,成功转化为选票,就得拭目以待。

【首相候选人 黑历史比一比】安华拨10块给华小,叫华人回唐山

希盟首相候选人安华,曾爱用华语强调“我们都是一家人”,但实际上他对非穆斯林和母语教育的态度一直令人质疑。 1987年,安华当时身为教育部长,只拨10令吉象征性常年拨款给华小;同年,安华又调派不谙华文教师出任包括副校长在内的华小行政职位,企图令华小变质。华社虽强烈抗议,惟安华态度强硬,一意孤行,结果引发茅草大逮捕行动。 据报导,安华曾下令不准动用学校保留地兴建华小。《南洋商报》铿锵录(16-12-04)揭露安华于90年代,在霹雳州务大臣官邸的一项闭门集会中,以强硬语调叫华教人士”回唐山去”。从此以后,”回唐山去”成为了一些马来人针对华人的惯用词。 1997年,趁着时任首相马哈迪出访,安华同样不理会华社的反对,以代首相身份下令大专生不论种族与信仰,必须修读回教文明科。 来到现代,安华同样提到,希盟政府“太早”答应承认统考是错误的,因为这样失去马来人的支持。

宪法专家打脸陆兆福,“首相有权提解散国会”

针对反对党领袖指只有38名国会议员的巫统不能强迫解散国会一事,宪法专家拿督姗哈拉尤教授指出,首相有权向国家元首提出解散国会的劝告,且不一定要获得内阁的同意。 她说,若首相在向陛下提出劝告前能事先获得内阁同意,则会对他更为有利。 另外,针对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早前抨击巫统最高理事会于上周五(30日)决定在今年举行全国大选的举动,实则不尊重宪法一事,姗哈拉尤也表示不认同。 “我不明白为何有人这么说,我不认为这是违宪的,因为从法律上讲,首相有特权向元首建议解散国会,若陛下同意了解散国会后,我国就必须在60天内举行大选。” 她进一步解释,首相没有权力宣布解散国会,除非得到陛下的御准。 她也表示,陛下可以同意或拒绝根据首相的劝告做出决定。 “当首相提出劝告后,国家元首拥有同意或拒绝的自由裁量权。” 她补充,无论国人有任何政治立场或政党倾向,都不应错误诠释宪法精神,她也希望各造能共同维护宪法至高无上的地位。

“太上王”对槟州指指点点?曹观友炮轰林冠英:伤害槟州选民!

槟州首长曹观友直言,行动党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建议,槟州议会在今年9月尾召开特别会议,以修改槟州宪法的反跳槽法(“提案”),即第14A条文(“Art.14A”),是站不住脚,如果采取行动,肯定会对槟州选民造成极大伤害。 他今日针对林冠英于8月30日的文告,作出回应。林冠英也是前任槟州首席部长。 他举事实列出4点: a) 第14A条文规定,除其它外,被开除党籍,是作为悬空相关槟州议会席位的理由。虽然修订后的联邦宪法没有是项明文规定,但必须提醒的是,在2012年的槟州议会上所修改的第14A条文,已以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这是每个人,包括他和林冠英都充分了解,1992年最高法院在联邦宪法第 10(1)(c) 条文下,有关结社自由的决定。 b) 在联邦宪法被修订以前,4人已通过法律诉讼质疑第14A条文的合法性。因此,槟州政府随后申请移交联邦法院裁决,即槟州第14A条文是否符合宪法(“参考案例”)。 c) 他已在今年7月29日的文告中声明,槟州有计划修改相关条文,以确保与联邦宪法一致。同时,该声明也提及今年8月3日裁决的参考案例。 d) 马来西亚联邦法院七司于2022年8月3日一致裁定,“槟州宪法第14A条文并非无效,因这并不违反联邦宪法第10(1)(c) 条文”。 曹观友说,联邦法院的一致裁决也阐明重要立场——“根据我们的判断,无论基于何种因素,当选代表有能力改变或已改变其政党成员身分,不具有联邦宪法第 10(1)(c)条文所设想的公民个人结社权利性质。相反的,它是议会民主正常运作的一部分,因此可以受到通过的法律有效限制和管理。在这种情况下,是由州立法机构为管理成员资格的条件而通过的……” 他补充,2012年槟州议会,决定继续执行第14A条文,因为我们相信槟州选民应该获得一个尊重既定授权、稳定且可信的州政府。联邦法院已一致裁定槟州所修改的第14A条文合宪,若因妥协该条文的规定而持着不同调子,这是在欺骗所有信任我们的人。 他重申,槟州行政议会于2022年8月5日所作出的决定: a)应维持第14A条文的原样; b)不得召开任何特别会议,修改槟州宪法第14A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