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Sugar Baby找老板,希盟议员惊爆做“龟公”?!

Sugarbook日前指出,在疫情和行管令双重打击下,不少的大学生选择成为“甜心宝贝”(Sugar Baby)来增加收入。调查显示,“等钱用”的大学生用户量增加了40%,且巴生河流域大学生占多数。结果,消息一出引来各方关注与批评。

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指出, Sugarbook的行销手法遭到指控,因此当局会进行调查以获得证实,因为用户资料可以被随意操纵作为其他用途,包括欺骗受害者。

 SugarBook是一种征求伴侣的线上应用,出产自我国,据称可联系亚洲的男女傍大款(Sugar Daddy或Sugar Mommy),甚至年轻的“甜心宝宝”(Sugar Baby),并以金钱、礼物等作为发生性关系的酬劳。

大马网络用户协会指称,Sugarbook属于娼妓服务应用程序,特别是让女性寻找傍大款,该会也提醒另一伴是有钱有势者的太太,或可关注丈夫手机内是否含有这个应用程序。

前首相纳吉表示,希盟政府时期,时任联邦直辖区部长卡立沙末的部门曾批准Sugarbook手机应用程式的广告刊登在吉隆坡。

他表示,Sugarbook广告2年前被允许刊登,并调侃该广告当时被误以为是“家庭式书籍”(Buku Kekeluargaan)而通过审核。

纳吉写道:“Sugar Daddy一词在希盟执政时期开始变得有名,因为卡立的部门批准了Sugarbook应用程式的广告,以为这是‘家庭式书籍’,可以展示在吉隆坡数个地点的看板。”

无论如何,MCMC提醒互联网用户,在网上浏览社交媒体网站或应用程式时,在提供个人资料方面需要小心,特别是与不认识的人联系时,如在寻找伴侣的网站。

同时,MCMC也劝请父母及监护人时时监督孩子们的网络举动,并对孩子生活方式的变化所引起的疑心保持敏感。

Published by juicymedia.news

娱乐八卦·政治笑话·应有尽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